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all金】救命基友们追着要娶我!(4)

#那个,下面有个大拇指我手短你能帮忙点点吗
#没想到第一章破二百了qvq

#上篇:

http://2015817qs.lofter.com/post/1dcd8ccf_1091345f



“呜啊啊啊啊啊!!!强盗!!!” 

金抱着自己的帽子痛哭!!!一边还要防止一个不小心被骰猿抢走。 

在不远处的雷狮动了动耳朵,看向金发出声音的地方,笑,“哦哟……看了有人在叫我们呢~”

“老大老大!走走走去打架吧!”佩利一手按着肩,另一只手以肩为中心,转了转,似是活动筋骨,一会就开干。雷狮扛着自己的雷神之锤,带着海盗团晃晃悠悠的过去了。 

…… 

“……矢量疾步!” 

金踩着矢量疾步飞上空中,低头看着这些骰猿,他们竟然开始往树上爬,试图直接跳起来抓住金。要知道骰猿可是可以跳的很高很远的!金眼见一只骰猿就快扒拉上来了,猛的又提了上去,结果一个不稳,直接掉了下来。 

不过也好在这个猫化,金的身体算是更加灵活了,又借着自己本身就快的速度,在不知道哪只骰猿头上一踩,借着力又回到了矢量疾步上。

“哦哟?猫?”

雷狮蹲在一棵高大的书上,撑着头,好笑的看着在空中,尾巴一晃一晃的金。 

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连忙看去。却见四人在旁边打量着看着他。 

“诶?你们又是谁?” 金挠挠头,歪头看着四人。一个不留神,一只骰猿猛的撞上了他。 

【金】掉落x2

金:大家好我来表演一个自由落地。

“啊啊啊啊啊!!!” 这次不比上次,啥都不知道就给怼下去了。 

金:不知所措。 

金现在满脑子都是“啊罢了罢了摔就摔吧我不怕痛的”,哪想到,被接住了。接住金的那人甚至没使用自己的原力,就这么用拳脚直接将扑上来的骰猿都给打了下去。 

“诶~怎么能让这么可爱的小姐受伤呢?” 帕洛斯脸上挂着无害但略有些轻浮的笑,将手中的金放下。

金挠挠头,给了帕洛斯一个大大的微笑,“刚才谢谢你啊!我叫金……是男孩子啊。”

帕总觉得不可置信。

佩利似乎对金的尾巴十分感兴趣,蹲在金身后,看着尾巴一上一下的晃动 头也随着一上一下。 

卡米尔轻轻扯了一下雷狮,雷狮回过头,卡米尔低声道,“大哥,他……是格瑞的发小。” 

雷狮邪魅一笑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就在雷狮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时,金已经和帕洛斯两人聊了起来。

“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河流和桥啊?” 金盘腿坐在地上问着面前同坐着的帕洛斯,帕洛斯歪头看着金,“有啊。” 

金的眸子里似是有光,bilingbiling的闪烁着,帕洛斯往后偏了偏,右手微微抬起挡在身前。 

太闪耀了吧!!!!!! 

金一把拉过帕洛斯举起的右手,笑的十分开心,“那,可以告诉我在哪里吗?!”看着眼前人眼里闪烁的光和那个宛如天使的笑还有牵着自己的手……

帕洛斯,die。

“嗯嗯?你们在说什么?!去哪去哪?” 刚把骰猿一锅端了的佩利收回自己的重力球,刚才打的不亦乐乎的他现在表示超级愉悦这些来送死的猴子就是眼前这个人带来的啊他一定是天使!!!!!!【佩利醒醒! 

“就是去找条河!”金挥挥手,耳朵跟着抖了抖。

“盯……” 佩利突然不说话了,死死的盯着金还在一抖一抖的耳朵。

“噗,”帕洛斯在佩利对金耳朵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伸手揉了揉。“问问老大。”

然后便转过头,对着树上的雷狮道,“老大……” 

雷狮打断他,“我听到了,现在就过去吧。” 

帕洛斯:你真的不是有所算计吗答应的这么爽快不得不让我很怀疑啊老大。

……

“就是这了。”卡米尔停下,回头看了眼一路上都和佩利玩的很嗨的金。

……很可爱啊…… 

金回过头来,笑着对卡米尔说,“谢谢!” 

雷狮其实早就听闻周围人说起过,格瑞有一个发小,是个很可爱的少年。没想到的是,今天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嗯嗯~非常可爱呢,还很讨喜。 

雷狮看着金,笑了。 

不过…… 雷狮又瞥了一眼一旁的卡米尔。

卡米尔一直盯着笑的一脸单纯的金看,雷狮早在看见金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卡米尔的反应。那种遇见了自己心上人的错愕,惊喜。并不是很明显,甚至不仔细看的话,会直接归为平静。

雷狮倒是很想留下来再好好观察一下卡米尔对金的反应再考虑考虑撮合他们(会后悔的三思。),但是…… 

雷狮眼中闪过一丝狠戾。

啊……和银爵那家伙的约战可不能迟到啊。 

雷狮:我怎么可能承认我觉得金很顺眼很好我看上他了不能再让卡米尔这么赤裸裸的盯着他帕洛斯一直吸引金的注意佩利对金(的尾巴)图谋不轨了我得带着孩子们走了(……老……老船长?! 注:歌词【还有一位老船长】出自:外婆的澎湖湾) 

于是雷狮招呼上卡米尔等人,对金说,“就带你到这了,我们还有约(jia)要(yao)赴(da),先走了。” 
金挥舞着白花花的手臂,给了雷狮海盗团一个大大的笑,“嗯嗯,谢谢你们!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再见!” 

卡米尔犹豫了一下,走上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袋小蛋糕,递给金。“……给你的。” 

金欣喜的接过,觉得啊好开心在这里居然还能有甜点吃!这个人是天使吧!是吧是吧是吧!!!金看卡米尔的眼神里,充满了掩饰不住……不,他根本没有掩饰的崇拜。 

啊……卡米尔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雷狮在后边,脸稍微有点黑。“卡米尔,还不走。”卡米尔这才从金·天使的微笑and爱慕(bu)的眼神中醒过来,咳了声,压低了自己的帽子,又把脸稍稍埋进围巾中。转身走向雷狮。 

帕洛斯若有所思的看着卡米尔的背影,笑了笑,在金头上摸了摸,“再见。”金笑着看着他。佩利直到帕洛斯催促他,才将视线从金的尾巴上离开,看向金…… 

嗯嗯!?这个人好好看啊啊啊【您的好友佩·痴汉·利已上线】 

佩利全程顾着看金的耳朵和尾巴,没怎么注意金的样子,现在才觉得啊超级可爱啊啊啊 

然后一脸悲痛的被帕洛斯拉着马尾拖走了。 

佩利:(给自己来了一大耳巴子) 

…… 

金走在河岸边,眼睛一直看着桥底下的一座石像。待靠近了,金才发现这座石像居然有格瑞那么高!

咳不是,重点错了。这个石像是跪着且低着头的。

……所以说跪着都有格瑞高好厉害丫!!!(喂!!! 

金又将那张解谜卡拿出来,反复看着上面的四个字。

桥底跪饮……桥底……跪饮……跪饮…… 

金一手抱臂,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皱着眉看着这座石像。

突然,他注意到,太阳斜射石像后,石像的影子,嘴部有个湛蓝的光点。

tbc

评论(33)
热度(449)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