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雷金】不得不说的谎言

真的不喜欢你啊
#雷金,隐all金
#海盗船长狮x鬼魂金
#今天雷狮终于有船了
#群里搞事
#已二次修改

“诶!那边的!别再往前了啊!”

帕洛斯迎风而立,眯了眯眼,看向不远处站在船上,拿着一个喇叭告诫自己,不要去雷狮海盗团所属海域的人。帕洛斯将双手拢在嘴边,回道。

“为什么?”

对面那人扶额摇摇头,艾比一把抢过埃米手中的喇叭,“问那么多干嘛,叫你走赶紧的!那边是雷狮海盗团的海域,新来的不懂就别乱跑!”

帕洛斯摸摸下巴,重新挂起无害的笑,“谢谢这位姐姐啦!我这就走!”。待艾比等人离开后,帕洛斯哼着小曲驶入刚才艾比说不能去的海域。

帕洛斯是雷狮海盗团的成员。

今天轮到帕洛斯负责采购。其实这么久来也只有帕洛斯和卡米尔在轮着采购。佩利这种满脑子就是打架的热血笨蛋,真的是很令卡米尔担忧,他是否会直接和卖家大打出手,或者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

帕洛斯将船上的东西一件件抛去,佩利接住后摆在旁边,帕洛斯弃了抢来的船,跳向雷狮的船。

帕洛斯吹了个口哨,看向抱着雷神之锤坐在箱子上的雷狮,道,“效果不错,岸边人都怕了咱们了,这片海域,已经被他们定为‘雷狮海盗团所属’了。”

雷狮仰起头,笑了笑。

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并且,”帕洛斯接过卡米尔递来的水,喝了一口,擦擦顺着脖子留下的水,道,“听说有个村子里,貌似是村长的弟弟吧?总之死在咱们占领的地区了。”帕洛斯嘲讽似的低笑几声。“然后他们还试图组织起来想剿灭我们,说是我们害死了那个小鬼。”

“哈?这群人是想打架吗?”佩利啃了一口手中新鲜的桃子,不爽道。本来,死在他们所占领的海域的人还少吗?也不看看多大的毛头小子,自己跑来害死了自己,现在居然要怪在雷狮海盗团头上?

“哦?”雷狮看着大海与天空相接处,似在看蝼蚁般,“看来是嫌我们太善良了啊……居然想着围剿我们,哈哈哈!傻子。”雷狮的手撑在身后,笑着。

“村庄里的村民,没有什么伤害很高的武器,凭我们四人,完全可以拿下整个村子。且此村庄在当地属富裕,可以饱餐一顿了。”卡米尔扯了扯围巾,道。

“那还等什……”

佩利还未说完,一个空灵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请……请不要去!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到你们的!”

雷狮海盗团众人诧异的看着这个凭空出现在甲板上的金发少年,他湛蓝的眸子便如身后这汪洋大海一般澄澈。雷狮回过神来,嘲讽道,“就凭他们这些小虫子也能伤到我?小鬼,你未免想的太美好了吧。”

男孩无措的扯了扯衣摆,握紧拳头,道,“那你也不能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

帕洛斯看着这男孩坚定的双眼。

啊,真的很想摧毁掉呢,这个愚蠢的坚定。

“凭什么。”雷狮自高处跳下,缓步走向金发男孩,每一步都充满着令人难以呼吸的压迫感。“凭什么我们不能伤害他们?是他们先挑起的是非,更何况……我们还是海盗呢。”

雷狮低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前,微微发抖的男孩,笑着问。男孩一时哑口了。是,他并没有资格去制止他们。

一旁的佩利早就按捺不住,见着男孩开始一步步后退,冲上去就是一拳。男孩见佩利朝自己打来,先是愣了一下,打算躲开,却又想起了一个无情的事实,沉默着低头立于原地。

众人皆是诧异的看着佩利从男孩身上穿过的手。

是,金早就死了。

很久前,秋的弟弟,就已经死了。

……

“别戳了……我是灵魂体,你碰不到的啦!”

金愤愤的往后飘几步,佩利不放弃的又追上去,很好玩似的,一直在戳金的头。

金无奈的直接瘫在地上。

一小时前还吵着要打架的人现在一脸好奇的对自己动手动脚,金也是很无奈的了。

“小鬼,”金看向坐在一旁喝啤酒,叫他的雷狮。“你干嘛赖在我船上?”

金生气的坐起来,抱臂,扭头。

“谁让我是死在你的海域上的?我离不开,除了村庄我就只能来着了!”

对于死在这里的金来说,就连自己从小生活的村庄,他也只能待五个小时,超过时间了,就会失控。

雷狮满不在乎的继续吃他的串。金很不满雷狮这种态度,冲过去趴在雷狮旁边,开启话痨模式。

“啊啊好无聊啊!都怪你啦……非要搞个什么雷狮海盗团专属海域,什么破名字嘛,搞得我都出不去……哼!”

雷狮惊讶的看着这个在自己耳边叨叨叨的小鬼,指着自己道,“哈?我的原因?你怎么不问问你为什么非要死在我的海域里呢?”

金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一片绯红,随即,消失不见。

“啊啊,小鬼就是烦人,说几句就藏起来了。”雷狮摇摇头,嫌弃了一番,又拿起啤酒,仰头灌下一口。

……

“恩?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啊?”

跑出来,偷吃帕洛斯从集市上买来的叫花鸡的佩利看着坐在船头鼓着脸的金问到。金闻言,回头看了眼叼着鸡腿的佩利。看着有些蒙蒙不乐的金,佩利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他并不擅长安慰人,也从来不想安慰人。不过这人已经死了,佩利还是笨拙的拍拍金的脑袋,扯下一个鸡腿递给金。

金接过后道谢。

佩利震惊。

“你居然能接住鸡腿儿!?呸!我居然能碰到你了!?”

金无辜的眨眨眼,“接的住啊,你不是在我旁边吗?有生气我就可以稍微实体化一下下啦。”

……

雷狮出来透气,看到的就是夕阳下,笑的宛如天使的金。没由来的,雷狮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奇怪。雷狮拿着啤酒,看着金,笑了。

……

“哈?你喜欢老大?”

佩利叼着鸡骨头诧异地看着那个跟自己说“我喜欢雷狮”的人。

你还是个未成年!!!

佩利吐出口中的骨头,“那你就表白啊!”

金闷闷地嚼着口中的鸡肉。帕洛斯却突然出口道,“小鬼,我教你怎么追人吧。”金和佩利都被突然出现的帕洛斯吓到了。金擦擦嘴,有些犹豫的看着帕洛斯,帕洛斯坐在金旁边,在他耳边轻语。

金瞪大双眼,“你确定?!”

帕洛斯挂上招牌无害笑。

……

次日清晨,金悄咪咪的走……哦不是,金直接大摇大摆的穿门进去的,反正灵魂体也不会发出任何声音。

昨天帕洛斯告诉自己,首先要让雷狮看见自己就心慌,最好能小鹿乱撞,所以自己要一直天看着雷狮知道他心慌为止。金于是乖巧的一大早就进了雷狮的房间。

金蹲在吊床边,托腮看着雷狮的睡颜。

呜哇啊啊真的好好看啊!

金怕是个狮吹。

金不由回想起,当初第一次看见雷狮的时候,也是觉得雷狮很帅很帅……

“小鬼你蹲在这里干嘛。”

沉浸在雷狮美色,呸,美好回忆中的金还没意识到雷狮依旧被吸了太多生气,不自觉实体化而呼吸的热气全洒在雷狮脸上把雷狮弄醒了。

金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回,“你……你有没有心跳!?”

呸,这什么玩意。

金捂嘴,暗暗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被美色迷惑了后连话都说错了……

雷狮撩起衣服挠了挠腹部,看着雷狮的腹肌,反倒是金脸红的小鹿乱撞。雷狮不冷不淡道,“小鬼别想太多了,祸害遗千年,我可没那么容易死。”

金突然呆住了。

不是的……我是那个意思……

看着雷狮离去的背影,倒是金有些失神。

不能就这么放弃。

金想着连忙拍拍自己的脸颊,鼓舞着自己的志气,又像雷狮跑去。

雷狮无奈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从早上起就一直看着自己的人,忍不住抓着他的帽檐用力往下按。

“呜哇啊!你干嘛?!”

金扯开雷狮的手,将帽子直接摘了下来。有点蓬蓬的金发看上去手感很好,雷狮忍不住揉了揉。

“干嘛一直盯着我。”

金被雷狮揉揉头了,有些脸红的低下头。放在腿上的双手紧握着,手写直冒汗。雷狮看着突然低下头的人,撑着头,一边吃面一边看着人,等他开口。金咬了咬下嘴唇,猛的一拍桌子,面的汤汁溅了雷狮一脸。金下定决心一般,俯身在雷狮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人就消失了,只余下在房间里回响着的“我喜欢你!”

雷狮看着金消失的地方,不自觉的摸摸自己脸上被亲过的地方。

小鬼你别走我脸上还有汤汁呢。

不过,你这么可爱,我就放过你了。

雷狮摸了摸脸上被亲过的地方,忍不住笑了笑。

“你说的,

那就是我的了。”

……

卡米尔觉得自己的围巾被扯了一下,回过头就看见半个身子还在甲板里的金揪着自己的围巾看着自己。

卡米尔吓得掉色。

他叹了口气,双手掐住金的腋下,将金提起来。金拍拍衣服上根本不会存在的灰尘,拉着卡米尔缩在休息室里。

“卡米尔……其实,我的头七已经过了。”

金的食指在地上画着圈圈,脸埋在臂弯里。卡米尔心一抽,总觉得接下来金要说的话,是诀别的话。卡米尔犹豫的握住了金在地上画圈圈的手。金偏过头看着卡米尔。

“我之所以还能停留在人世间,”

卡米尔手中的手冰冷无比,一如一个死去的人般毫无温度。

“是因为我还留有念想,”

卡米尔忍不住抓紧了手中的冰冷,想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对方。

“我喜欢雷狮。”

站在门口准备敲门的雷狮,猝不及防的听到些话,愣住了。心底某个声音在告诉他不要开门,听他好好说完。

“接下来我说的,你不要告诉雷狮好不好……现任阎王凯莉是我朋友,所以她答应再给我七天的时间。这七天,我一直在海上寻找你们的船只,到昨天为止,我只剩下两天。很可惜……但是我找到雷狮了,我觉得好开心啊卡米尔!到了今晚十二点我就不得不走了……啊对了,我是因为喜欢雷狮才留在这里的……而雷狮对我的喜欢,可能就是我留在这里的唯一念想了……不过,我可能听不到他说喜欢我了哈哈……没事哦卡米尔,至少我已经向雷狮告白了。”

雷狮神情复杂的放下准备握向把手的手,转身慢慢离去。

卡米尔看着那个笑的像天使的金,忍不住抱住了他。

“提前,保重……”

金拍拍卡米尔的背,道,“嗯嗯,卡米尔也要好好的哦!我今天要把你们大家都抱一遍。”

……

雷狮瘫在吊床上,反思起自己对金到底是何种感觉。

老实说,他不想他死。

第一眼见到金,雷狮是觉得怎么会有这么会有这么可爱的人啊……像太阳一样温暖啊。

雷狮在心底忍不住喜欢这个小太阳一般的存在。

但是今天在他脸上的那一吻,现在却冷进雷狮骨子里了,再也没有一开始,每回味一次,都要忍不住笑的感觉了。

唯一的念想是我对他的喜欢……

那,我不说喜欢他,他就不会走了吧。

雷狮将枕头盖在自己脸上。

……

十一点三十分。

金拉开雷狮房间的门,扯着嗓子,揪着雷狮的衣服,“雷狮雷狮陪我去看星星!”

雷狮揉了揉自己一头乱了的头发,努力装出很困的样子,整个人都靠在金身上,被金半托半拉的带出了房间。

十一点三十三分。

“雷狮……我喜欢你!”

金坐在雷狮旁边,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笑着说道。雷狮转过头看向那人,他眼里似乎装满了整个星空,在发着光芒。

雷狮低下头,努力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声音,一脸嫌弃道。

“我不喜欢小鬼。”

十一点三十五分。

“雷狮,我喜欢你。”

“我都说了我不喜欢小鬼。”

十一点三十六分。

“雷狮我喜欢你。”

“我说了吧,我不喜欢你。”

十一点三十七分。

“雷狮……”

“闭嘴,看你的星星。”

十一点四十分。

身旁的人没了声音,雷狮紧张的抬头看去。生生撞进了那人盛满星星的眼里,那片星辰中,多了一个自己。

金笑着看着雷狮。

“雷狮,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帅啊?”

雷狮真的笑不出来。

其实雷狮在门口时,金知道的。

灵魂体总是对周围的变化格外敏感。

“我知道你不会说喜欢我的啦……所以,请好好听完我对你的喜欢吧。”

“我不要,我不喜欢你,我不想听。”

金握住雷狮的手,雷狮察觉到比以往更加低的体温,以及……开始透明的身体。

“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十一点五十七分。

雷狮拉过金,摁住金的头,低头吻住金。强硬的掐着金的下巴,迫使他打开双唇。勾着金的小舌。

十一点五十九分。

“金你听好,我一点也不喜欢你。”

十二点。

最后,金留给了雷狮一个笑容。

雷狮失神的把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那人,打破了它跳动的规律。

看着金身体一点点透明他却无能为力。

雷狮根本就不想要,

不得不说的谎言。

__END

唔哇哇群里搞事情于是能力不足写了刀子……

虽然说好了不产刀子的呜呜呜果咩qaq

食用愉快【。













番外:

不得不说的谎言番外篇(这只个几百字的段)
#雷金
#之前那个不得不说的谎言的梗……我是一个吃不得刀的人,如果你让我吃……我就吃吧qvqqq人怂没fa说

正文

自从金离开后,雷狮就总喜欢一个人坐在船头,抱着自己的锤子做一个文艺少年,您要是不服觉得他就是个海盗他可能还会来一锤子给您。

自从金离开后,雷狮就比以前更加爱喝啤酒撸串儿,通俗来说,就是喜欢发酒疯抱着锤子到处溜达。

“哇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熟悉的声音。

雷狮回过头。

很熟悉的人。

“不记得我了吗?那好吧,雷狮,我喜欢……”

雷狮一把拉过鬼,搂在怀里吻住。

“别说了老子爱你。”

“我回来了哦,只要有生气,就可以一直实体化了!”并且凯莉对我无fuck说于是放我回来了。

雷狮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人。

“我不会再让你走了,

做好觉悟吧,”

____END


评论(39)
热度(253)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