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all金】每天风纪都在被调戏(3)

#all金魔法学院
#性转秋哥凯利

学院里热度最高的话题便是“风纪与dalao不可说的二三事”。当然,这里的风纪指金。对于另一名风纪,所有学生统一表示能不遇见是最好的。另一名风纪长得和金一模一样,除了他的发色和瞳色,看上去就是一个人。但是,如果说金是天使的话,那么另一名风纪就是不折不扣的撒旦了。只有在金在的时候,黑金才会对他们笑的一脸温柔的处罚。

说到学院里最能整事的几个巨头,格瑞强行不算,雷狮是一个,嘉德罗斯也是一个。

嘉德罗斯是圣空族最强大的族员,傲慢,霸道,唯我独尊。全校都知道他喜欢风纪,但是,因为他的傲娇,追了整整三年,没有到手。这本是一个可以当做梗的事情,可谁敢招惹这个霸道的人?

校方最头疼的,便是几大巨头聚在一起搞事。光雷狮一个人,校方勉强能承担住被破坏的,可是,当嘉德罗斯,雷狮,格瑞还有黑金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就是真的绝望了。通常这种时候,都是由金出面解决的。

所以可以说,金是个宝,你得供着,不然上述各位随便一个都够喝一壶的了。

而学生们本都在惴惴不安,这个风纪委员会不会因为校里大佬都宠着他然后乱搞,但他们很快就知道自己想法错了。至此,学校里非但没有反对金的,反而出现了金的后援会。

……

格瑞头疼的看着眼前咬着自己手指不放的金,按了按突突突跳着的太阳穴,道,“金,放开。”

喝醉了之后的金,你不能和他,反着来,也不能和他硬着来。不然他这暴脾气,……你懂我什么意思吧。

金皱起眉,张了张嘴,就在格瑞松口气打算抽手时,金又是一口咬了上来,比上一次重好几分。格瑞疼的皱眉,好声好气道,“乖,听话,放开,恩?”

金愣了愣,张嘴放开格瑞的手指,然后猛的坐起来,转过身爬到格瑞身上,坐在格瑞腿上,“啪”的一声,两手夹住格瑞的脸。

格瑞:……

这是老婆,不能打不能打不能打。

金就这这个姿势,又凑近了点格瑞的脸。近距离,格瑞身上淡淡的奶香扑进金的鼻内,金动动鼻子,觉得这个味道闻着真是舒服。然后双手改为搂在格瑞的脖子上,抱着格瑞,就这么睡着了。

格瑞僵了僵,过了好一会,发现金完全睡着后,松了口气。摸了摸怀里人的头,然后拿起一旁的文件,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金的背,一边心不在焉的查看着文件。

当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眼前就是一张放大的格瑞的脸。金愣了一下打算挣扎开,但看到格瑞淡淡的黑眼圈,又平静下来,乖巧的趴在格瑞怀里。

早就醒了的格瑞闭着眼睛,本以为金会爬起来,但意外的是金居然又趴了回去。格瑞微微笑了笑,抬手搂住了怀里的金。金愣了一下,然后为难的看着格瑞,好一会,才在格瑞耳边悄悄问到。

“格瑞,你醒了吗?……我……我手有点麻……qwq。”

格瑞:……

怎么办老婆又扫我兴。

格瑞黑着脸放开金,金站起身,一边甩着自己发麻的手臂,一边走向格瑞的的办公桌。只要是部长级别的,一般都会有独立的办公室。格瑞也站起身,理了理有点皱了的制服,走上前,拉着金的手,不轻不重的揉着。

金坐在办公桌上,一只手任格瑞揉,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文件,随便翻翻看看。

“啊对了,格瑞,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魔界和人界交界处那边的异动嘛?”

金转过头来,问格瑞。格瑞放下金的手,又抓起另一只。金动了动手,觉得好多了。

“恩,一个小小的妖族。”

格瑞头也不抬,专心致志的给金揉手。金拿起格瑞桌上的钢笔,在手中转着。

“对,是个妖族的,很强大。”

格瑞放下金的手,拿过金手中的钢笔放在桌上,拉着金站起来,抚平衣服上睡觉压出的褶皱。金继续说道。

“听说,叫鬼狐天冲。”

tbc

阿拉拖了两天……

后排依旧是群宣!!!来丫来玩丫这个超级闹的群qwq差不多每晚99+?哈哈哈
今晚开车明晚赌骰hhh
大家都很热情温柔!所以来玩丫!

上篇链接和群号码评论区见!啵!
我是一个假的传销qnq

评论(30)
热度(445)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