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all金】每天风纪都在被调戏(7)

#all金魔法学院
#性转秋哥凯利

对嘉德罗斯来说,鬼天盟根本不算什么。成员个体实力弱,团体又打不过他

所以这就是你拿着大罗神通棍在鬼天盟到处搞破坏的理由了吗。

嘉德罗斯这么嚣张的人,发现与金失联了,怎么会不着急?加之他本来就没有打算要与这群学院生配合。如今,金不见了,嘉德罗斯自然不会安安分分的等待会长格瑞下指令行动。所以他已经扛着大罗神通棍在这闹事了。

他有把握全身而退并闹他一番。

嘉德罗斯随手拎起一位鬼天盟的成员,瞪着他凶巴巴地说,“鬼狐天冲在哪里。”

被无辜拎起的鬼天盟成员抖了抖,连声音都有点发颤,“我……我不知道啊……”

嘉德罗斯一挥手把那人甩回地上。

“啧。”

“嘉德罗斯大人。”

温润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嘉德罗斯回过头。

“……鬼狐天冲。”

嘉德罗斯笑着看着鬼狐天冲,突然伸手一甩,大罗神通棍已在鬼狐天冲面具前面几厘米处。

“恩?嘉德罗斯大人,您这是何必呢?就算您不这么做,我也不敢对您的小情人做什么啊。”

鬼狐天冲伸手想推开大罗神通棍,“唰”的一声,一把绿色的大刀从他身后伸出,停在鬼狐天冲举起的手的上方,鬼狐天冲刚才伸手的动作再快一些,便要被砍到。

“鬼狐大人!”

一旁一直观战的莱娜紧张的喊到,鬼狐天冲微微摇摇头,示意她暂时不要妄动。莱娜握了握拳,往后退回几步。

……

“黑,你问问卡米尔能不能弄到鬼天盟的地形图,然后传到我的通讯仪中,我……我暂时使用不了元力技能……”

金一边到处翻翻找找,一边在闹内对黑金道,外边的黑金思考了一会,转头对卡米尔复述了一遍后,又道,“卡米尔,一会注意格瑞的指令,管理好这些学生,以及,一会把我的衣服带上。”

“恩……恩?”

卡米尔一边低头用通讯录联通鬼天盟的中央系统,一边听着黑金在说什么。猝不及防听见一句带衣服,愣了一下。

嗯嗯?你要现场脱衣然后顶着这张和金一模一样的脸去招摇撞骗???

黑金走到卡米尔旁边坐下,然后。

卡米尔看到了一个慢慢透明的人,不准确来说是慢慢消失了。于是衣服掉在了地上。

卡米尔:????????还有这种操作?

而金这边,金突然听见脑中传来一声,‘金,身体给我。’,金突然欣喜了起来,一边懊恼自己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方法,一遍闭眼慢慢放松身心,再睁眼时,湛蓝的双眸变成了腥红色。发色倒是没有褪变成白色。

黑金是在金野外单独训练时受伤昏迷,才发现这个技能的。黑金可以进入金的身体,但金不可以。黑金进入金的身体后,金的魂体会幼化,并且,身体被占用的越久,就会变得越小。只要不靠近元力特别强的人,就不会实体化。

现在这个技能派上用场了。

黑金活动活动手脚,笑了笑,轻轻松松地使用金的元力技能弄出了爆裂效果。炸开门后,黑金哼着小曲走了出去。

接下来要送给你们一份大礼才是。

大量黑色的箭头覆盖在黄色的箭头上,交织在一起,自黑金身后蔓延出,舞动着。黑金一路顺通,遇到什么障碍直接靠拆。所经之地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

“……金?”

黑金看去,很高大的一个人,他接触的不多,但是,认识。

银爵。

“不是,我是黑金。”黑金拍拍因为刚才破坏太多建筑而沾的一身灰,看着银爵道。银爵有些惊讶地看着金,准确来说,是黑金。银爵加入学生会的时间比较晚,主要原因是个人不太愿意参与。

黑金把卡米尔传过来的鬼天盟内部地图打开,走向银爵,“格瑞他们呢?情况怎么样。”

银爵打开通讯仪看了看,“无事。叫我们到时候门口集合。”

黑金一靠近,银爵就注意到了趴在黑金背上的一个少年。见银爵一直盯着自己后面,黑金疑惑的顺着银爵的视线看去。

妈耶,裸着。

黑金连忙扒拉下肩头的金,解开制服的扣子,脱下制服披在金身上,因为制服是燕尾的所以刚好可以遮住金白花花的屁屁。

银爵:“金?”

现在的金大约是十三四岁的少年。

金笑着说:“嘿嘿,你能看到我啊。”黑金无奈的把金摁在自己怀里,“乖一点。”然后就看见,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缩小,变成了十岁大的孩子。

黑金皱了皱眉。对于这个其实他并不了解,只知道会幼化,不知道会不会有损心智啊……看来,得快些出去了。

黑金思考着,怀中一空,金已经被银爵掐着腋下举起来了。

因为才十岁大,十五岁金的衣服穿在十岁的金身上,显得很大。谁知道银爵居然直接扒了金的衣服,将自己潜入鬼天盟时披在身上的斗篷脱下来,披在金身上。

这下好了,刚才还有两条令人想入非非的大白腿子在晃,现在遮的只剩下张脸了。黑金刚想制止银爵的手停在那里,然后收了回去。

也成。

因为实体化了,金也就不能在天上飘啊飘了,光着脚在地上晃悠也不好,银爵就一把抱起金。就那种抱小孩式的。金乖巧的趴在银爵怀里,享受着这种将近一米九的视野。

爽!

黑金皱了皱眉,随后转身,“跟上,汇合。”

银爵也没怎么在意黑金的语气,一直盯着金看,一边走。

……

“二位,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坐下来好好谈?”

鬼狐天冲笑着说道,顺带还歪了歪头,“你们看,你们要的人,现在不就在来了吗?”

“啧啧啧,鬼狐天冲,这不是你的本营吧。这么舍得给我们搞啊。”

和金一模一样的声音。

格瑞和嘉德罗斯看向发声出,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声音。灵魂,不一样了。

鬼狐天冲看到黑金的时候有些许惊讶。发现这真的是金的身体后,不免有些疑惑。黑金一开始在屏幕中出现时,他就很惊讶了。这不是相像的问题,这完全是一模一样。

突然,众人注意到了黑金身后,银爵手里,抱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金发碧眼,这是……

“金?”

tbc

评论(16)
热度(344)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