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嘉金】占有

#年下狼人嘉x养父猎人金
#感谢天使点文! @精分的安桔染 这是之前的“嘉金坏孩子”






“……恩?”

嘉德罗斯透过窗子看到一个金发,穿着白色风衣的男人站在了自己房间面前。他烦躁的皱眉。

“这个孩子……”金眼神示意了一下嘉德罗斯,然后看向一旁孤儿院的院长。院长迟疑了一下,说,“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很孤僻,不愿和其他孩子玩……然后也经常和别人打架,弄得一身伤……总是自己一个人呆着,药都是睡着了我们老师偷偷擦的……”

金愣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一开始温润的笑容。“那,我带他回家吧。”院长却有些犹豫的劝他想清楚。

嘉德罗斯反应了一下,随后又戒备地瞪着窗外。金被这个视线吓得愣了一下,转过头去,透过窗子,正好对上那一双眸子。

仇恨,厌恶,敌意。

“想清楚了,就是他。”

……

“你好,我叫金。”

金对坐在沙发上的嘉德罗斯说,嘉德罗斯没有看他,眼观鼻,鼻观心。

“你看起来有十五岁了吧?”

“饿了吗?”

“我去给你收拾床铺吧?”

“来这是你的房间。”

……

偌大的家中,只有金的声音在不停地响起。嘉德罗斯保持皱着眉头,安静地跟在金身后。

“你先去睡觉吧,晚安。”

金将嘉德罗斯带到他的房间门口,说。

“啊对了,你的眼睛,很好看哦。”

嘉德罗斯的瞳孔微不可查的缩小了一些,正当金转身走时,嘉德罗斯突然抓住金的手臂用力一拉。金哪想得到十五岁大的孩子能和他二十八的大叔比,一个没站稳就被拉的往后踉跄了几步,然后撞在了嘉德罗斯身上。

金扭过头看向嘉德罗斯,嘉德罗斯鎏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金居然感受到有点点压迫的感觉。

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看着在自己怀中不知所措的金,意外的有一种暗爽的感觉。金忙挣脱开,快步走到自己房间。

躺在宽敞整洁的床上,嘉德罗斯开始思考起自己到底该不该信任这个人。当年,有一批奇奇怪怪的人带走了他,好在他暗中记了路,自己偷跑回去了。那些人也许是没来得及清点人数,嘉德罗斯独自一人回到了孤儿院。

虽然不知道现在这个看起来是非常无害的人到底想做什么,总之目前为止,嘉德罗斯可以有百分之三十的肯定,自己安全。而概率又小的嘉德罗斯不得不警惕起来。这么多年在孤儿院里惹事打架,嘉德罗斯一身好歹是练出了些功夫了的。

次日清晨。

嘉德罗斯一起床便闻到了食物散发出的诱人香气。暗道这人也许手艺不错,内心稍有些愉悦的踏入饭厅,就见一银发男子正在解开系着的围裙。

嘉德罗斯·笑容渐渐消失.jpg

这谁?

那男子无视嘉德罗斯带有敌意的目光,瞥了一眼嘉德罗斯,解下围裙后便朝着金房间的方向走去。

嘉德罗斯反应了一下,暗暗跟着去。

那男子走到金房间,非常自然且娴熟无比掀开了金的被子,将人拉起来。

金揉揉头,坐起身,被男子一把拉起。

吃早餐时,嘉德罗斯本想问问金男子的身份,金却道,

“食不言,寝不语。”

嘉德罗斯:呵,心机男人。

待金和男子一起出门后,嘉德罗斯坐在沙发上。

对于那人到底是谁,他们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嘉德罗斯是有些好奇的。毕竟这事关收养自己的人是否是一名同性恋。而且,收养自己的人应该是对自己没什么恶意的,但具体的会不会对他造成伤害,又要另外说了。

窗外,泼墨般迅速被渲染成黑色的天空很不友好的响着闷雷。迟迟未下雨,却一直是狂风大作。时钟倒是兢兢业业的在工作,滴答滴答地配合着即将落下的雨滴。

20:00p.m.

还没回来。

嘉德罗斯坐在金的书房内,今早出门前,金说过,如果看电视无聊的话,可以到他的书房里找些漫画看。

突然,嘉德罗斯的鼻子动动。

“啊呀,公爵大人,您这么狼狈的待在这个人类家里,不怕成为贵族间的笑话吗?”

“比起这个,你偷跑出来才是死路一条吧,帕洛斯。”

来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扎成简单利索的马尾垂在身后,笑吟吟的脸上没有任何恶意,却令嘉德罗斯恶心不已。

“哈哈,嘉德罗斯,你以为,现在收养你的人是什么职业?猎人。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天真到觉得这就是来给你救赎的那个救世主。”

帕洛斯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上下抛着。嘉德罗斯愣了一下。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会是猎人。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在伯爵身边打下手的渣滓管了?”

月光从落地窗打进来,嘉德罗斯血红的眸子直勾勾带有警告意味的看着帕洛斯。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帕洛斯眯了眯眼,向嘉德罗斯抛出了匕首,然后迅速跳出窗。

嘉德罗斯接过匕首,冷眼看着帕洛斯落荒而逃。他的实力完全敌不过嘉德罗斯。

匕首上烫金的AU在月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是时候做个了解了。】

滴答,滴答,滴答。

浓重的血腥味在门口弥漫着,嘉德罗斯甚至已经幻想好了,金满身是血的站在他面前。

【族人血的味道很不错。】

嘉德罗斯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匕首上的字母却隐隐有些烫手。

然后门开了。

“嘻嘻,我找到了你要的东西了!”

看着眼前这人不出预料的满身是血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手中的东西却让嘉德罗斯生生止住了步子。

在黑暗中散发着红光的胸针。

权利的象征。

地位的象征。

实力的象征。

公爵标志。

“你……?”

“哈抱歉啊……其实之前,扯住你让你追不上胸针的人是我……”金抱歉的笑笑,然后按了按腰侧被撕烂的伤口,勉强止住汩汩流淌的鲜血。“我那时候……真的是下意识的……抱歉,让你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嘉德罗斯神情有些复杂。

金转身关好门。

内心有种想撕碎这人的冲动。

因为他,他失去了一切权利,尊严被人践踏,强行伤人被放逐到人界。

因为他,他找到了自己的权利,他可以带着这份权利,回去捏碎那群渣滓。

因为他,他受了重伤。猎人具有的凡胎肉体,恢复能力不比他们狼人,他这一身鲜血跑出去医院,只怕会被暗处的狼人们攻击。

看着沉默的嘉德罗斯,又瞥了眼他手里的匕首,金叹了口气,松开按着伤口的手,张开双臂。

“来吧。”

嘉德罗斯反应了一下,才知道他在催自己动手。

“我……”

“停停停,你想说啥等会再说,先等我说完遗言。你记得告诉格瑞……哦,就是你今天早上看到的那个男人,叫他赶紧去找个老婆陪他过吧,我这个最好的朋友,要死了。还有就是 你这个小屁孩回去以后要注意不要被人欺负啊……还有还有,格瑞家里那只猫,你千万别吃了,你要……”

“闭嘴。”

嘉德罗斯将匕首钉在金身后的门上,将金困在自己手臂围成的圈中。金愣愣地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慢慢弯下腰,扯开金已经被撕碎的大衣,再将有点和伤口黏住的衬衣慢慢解开。

“嘶……你是要吃了我吧?好吧,那你把我吃完了,记得把我的骨灰交给格瑞,让他……嘶!wok痛死了!!!”

嘉德罗斯一嘴咬在金的伤口上,却是根本没有用力,细细的舔舐着金的伤口。听到金的惊呼,满意地看了眼金皱成一团的脸。

待鲜血终于不流了,嘉德罗斯才直起身。金惊喜的摸着恢复了很多的伤口。

嘉德罗斯轻蔑地看着金,指了指自己的腰。“给本爵揉揉。”

金忙搭上手不轻不重地揉起来。看着身前这人乖巧的小模样,嘉德罗斯满意地笑笑。

“大叔,我们的账得慢慢算。”

__END

啊……上周沉迷狐妖我有罪!然后肝出来了……食用愉快♂
(果然我只能保证不刀混沌善良hhh)

一点点的瑞金就不打tag了w

评论(65)
热度(178)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