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卡金】“你最…”“喜欢你。”

#学生卡x店长金
#年下,主题:甜品(第一次参与小紧张……)
@三水一金

卡米尔家楼下开了一家面包店。

啊,准确来说是甜品店吧?

总之卡米尔非常like这家店的甜品。作为一名走读生,卡米尔每晚放学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甜品店。

卡米尔一边踩着自己的影子慢慢地走着,一边沉思着店里这么晚了,是否还有自己最喜欢的那种蛋糕。一想到自己最喜欢的蛋糕,卡米尔的脚步不由加快了一些。

“叮铃——”

“欢迎光临!”

入门便是店长熟悉的笑容,店长虽说是成年人了,但是并不显老,反而像个大学生,两颗小虎牙十分可爱。卡米尔紧张地抬手摸摸鼻子,不太擅长社交的他遇到这么热情的店长,能说有些害羞吗?

“……你好。”

卡米尔说着,忍不住开始悄咪咪的瞅着,却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蛋糕已经卖完了。看着卡米尔眼里满满的失落,金笑着摇摇头,然后弯腰拿出一旁的东西递给卡米尔。

卡米尔诧异地看着金,金笑了笑,“我记得你,你最喜欢吃的应该是这个吧?我给你留了一个。”卡米尔愣了一下,反应回来时手足无措的接过。

“谢……谢谢。”

店长是个好人。

卡米尔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偷偷的有一下没一下的瞅着坐在柜台上有点打瞌睡的金。

好可爱啊……

……

“卡米尔,怎么在发呆。”

卡米尔回过神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雷狮,将手中的面包递过去。

“恩不错,那家店叫什么?”

雷狮咬了口面包,丝滑的触感令他非常愉悦。卡米尔托着下巴想了想。

良久。

“你是不是没记。”

“不是,名字叫……金色……”

“好奇怪。”

……

“唰唰唰……”

大概人都有负能量堆积的一天吧。

被他人嘲笑挤兑的他。

卡米尔推开店门,很熟悉的叮铃声,很熟悉的笑脸,然后递上了每日都不同口味的蛋糕。

卡米尔低头接过,“谢谢。”

金看着卡米尔端过蛋糕,坐在常做的位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蛋糕,撅噘嘴,然后端着刚才调制的饮品走向卡米尔。卡米尔正在发呆,猝不及防的嘴里被塞了一个软软滑滑的东西,愣了一下然后咽下去。

啊,好吃。

卡米尔抬起头。

金拿着勺子笑着看着卡米尔。

“吃腻了吗?”

卡米尔忙摇摇头,“不,不是的,非常好吃。”

金撑着脑袋,从卡米尔面前的蛋糕里切出一小勺,拿起来。

“你知道吗,这种蛋糕如果不做装饰是很难卖出去的。”

卡米尔愣了愣,茫然地看着金。

“……什么?”

金笑着叹息。“就算很难卖出去,可还是有人会买不是吗?我把他买回来了,然后稍作装裱,你看,不是很快就买完了吗?你啊,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目光,好好做你自己。其实你很棒的。”

卡米尔呆住了,金还是撑着头笑着看着他。

“其实你也是个孩子,有什么事别太憋着,长辈们总能帮到一些的。”

卡米尔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抿抿嘴,叹了口气。金又塞了块蛋糕在卡米尔嘴中。

“好吃吗,这样吧,要是你能解开这个结的话,我请你吃一年份的甜品好不好?你想吃啥我做啥。”

卡米尔看着金笑眯眯的脸,知道这是在鼓励自己。他握了握拳。

“我……他们说我是……雷王族的外姓族员,很弱。”

金收住笑容。

雷王是凹凸都市的最高王权者,第十六市,一直都是直隶于雷王族的第三代族长雷狮的。金没想到的是,卡米尔竟是雷王族的外姓族员。

看着金突然严肃起来的脸,卡米尔在内心自嘲,还有懊恼和后悔,后悔为什么要告诉金。

“那你就捶他。”

卡米尔惊讶的看着金,金笑的有些小得意。他撸起袖管,然后卡米尔看到了他有些晃动的婴儿肥。

“我可以帮你,我打架很厉害的。”

卡米尔被他幼稚的话逗笑了,神使鬼差地伸手掐了把金手上的肉。

软软的,感觉咬上去会会是和甜品一样的口感。

看着金被自己掐的痒的笑趴在椅子上,卡米尔心情好了很多。

“你……记得一年份的甜品。”

金·笑容渐渐消失.JPG

“诶你……算了不和小朋友计较。”

“小朋友的肌肉都比你结实。”

“……”捶死他吧。

……

距离那个一年份甜品的赌约兑现已经有一个月了。

卡米尔非常喜欢那家店的甜品还有店长。

对,店长。

但是一开门就看到一个男孩子抱着店长不放卡米尔内心想打人。

“诶诶!别动我腰!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埃米!!!!!撒手!!!”

金笑得有些岔气的试图推开一直在挠自己腰的埃米,卡米尔压下内心莫名的不爽,一如既往的走到柜台,拿起自己的甜品。

埃米看见卡米尔拿走了一直放在柜台,金却不让他吃的甜品,突然躁动。“好啊!!!大叔你那个(看起来非常好吃我非常想吃的)蛋糕居然不是给我准备的!!!”

金趴在桌子上笑得一喘一喘的,正欲开口说话,又被埃米挠的狂笑。

看得出埃米是在和金玩。

恩,嬉戏。

卡米尔听到埃米的话,内心莫名窃喜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将蛋糕笨拙地打好包装,推开店门。

“诶?”

金愣愣地看着那个好像似乎应该是在闹别扭的小鬼提着蛋糕离开,不懂自己到底是哪里触碰到了他的雷区,困惑的挠挠头。

而卡米尔则备受煎熬。

他很想知道刚才那个男孩子是谁,但是他又不想问。

而且,内心有一股奇怪的感觉,他叫‘喜欢’。

然后‘喜欢’被醋淹没不知所措。

卡米尔烦躁的吃着蛋糕,突然感觉不太对劲。他好像吃到了奇怪的东西。

卡米尔将嘴里和蛋糕口感不太一样的东西拿出来。是一张纤维纸。卡米尔将纸打开。

『♡』

卡米尔耳根子有些通红。

这是在向他表白?还是他拿错蛋糕了?

卡米尔迫切的想知道真相。

去找他。

于是他去了。

“叮铃——”

“欢迎……诶?”

金刚转过身,就卡米尔的热情拥抱弄的不知所措。

“你听我说,”

不知不觉,卡米尔已经高过了金,此时,不是卡米尔扑在金怀里,而是卡米尔看着在自己怀中的金。

“我,最,”

“喜欢我家的甜品?”

“喜欢你。”

一个青涩的吻。

感觉像自己常吃的蛋糕。

卡米尔这么想着,舔了舔。

“一年份的甜品,我现在想吃你。”

——END♡

混沌善良is me。nonono
小学生文笔……

评论(16)
热度(266)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