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all金】请你安分点!1

#梗已领取 @精分的安桔染
#怪病,身体会突然出现在别人身边
#这篇,就是使劲宠金的撒糖傻白甜!
#冷cp有

“呼……呼……”

身上破烂不堪,浑身是血的金发少年挣扎着站起身。眼前这只庞大而又丑陋的野怪,当他路过时,不明所以的就暴动了。金蹭蹭嘴角的血,笑了笑,眼底闪烁着自信的光。

我才不会怕你!

热血的少年总是这么自信,然而就在金打算使出矢量箭头的下一秒,金觉得世界玄虚了,然后他觉得掉在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

雷德:是谁扼住了我的咽喉

雷德正趴在温泉边上,美滋滋的泡着澡,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诶?雷德?”

正在承受着背上人重量的雷德听到熟悉的声音,转过头。

金!

雷德一激动,撑着起身,金试图抓紧雷德,可惜泡温泉不穿衣服,一下子没抓到东西,往后倒了下去。

已经最好准备喝洗澡水的金,被雷德反手就是一个拥抱抱在怀里拦着腰。

“嗨……?雷德……”

金尴尬的打招呼,雷德看金没有栽在洗澡水里,呼了一口气。

金在水下挣扎着站好,才注意到雷德没穿衣服。看顺着雷德的腹部继续往下。

哦穿了内裤啊。

雷德看着金打量着自己的身材,暗暗地挺胸收腹,试图让自己显得非常的壮实。却不料看到了金失望的眼神。

什么,我的身材不够让你愉悦嘛。

雷·震惊·德。

然后雷德看着金浑身的伤,赶紧拦着金的膝盖弯,一手托着金的背,让金坐在了温泉边上。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查看自己伤口的雷德,晚上的风还是有点凉的,这种露天的温泉,根本拦不住风。身上全湿的金抖了抖,撑着身子站起来。

“雷德,你有衣服给我换吗?”

金扯着自己湿哒哒的衣服问道,雷德默默转过身默念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然后朝着里面的房间指了指,说,“你去里面找吧……啊对了,你最好问下嘉德罗斯大人,我的衣服太大了……”末了,摸摸鼻子,小声逼逼“嘉德罗斯大人给不给就不知道了……”

金想想一会要面对那个格瑞所说的自大的神经病就很难过。

“恩……嘉德罗斯?你在里面吗?”

金在门口处探了一个头进房间,就看到嘉德罗斯穿着睡袍在擦拭头发。平时都是抹了发胶的头发散着,看起来有些蓬松,水珠顺着一滴滴掉落,打湿了肩膀附近一大块。

“恩?你来这里干什么。”

嘉德罗斯注意到门口的金,皱皱眉。金擅自走进房里,“嘉德罗斯,我能不能借一下你的衣服啊……明天我会洗干净还给你的!”金挠挠脸颊,笑着问。嘉德罗斯上下扫了一遍金。

伤口没有处理,有泡了水,有些发涨,周边的皮有些发白往外翻。衣服破破烂烂的,还湿透了。血迹和灰糊在一起……嘉德罗斯叹了口气,指了指一旁还在冒着热气的浴室,“你先去把一身洗了,脏死了。”金挠挠头,就当嘉德罗斯答应了,屁颠屁颠的就跑到浴室里去了。

……

“喂渣渣,衣服。”

金挪到门旁打开门,嘉德罗斯以为金已经披好浴袍了,就直接走进来了。

然后场面一度尴尬。

金倒是很快就缓和了,拿过嘉德罗斯手里的衣服就开始穿。

嘉德罗斯还在呆愣地看着金穿衣服,反应了一下脸突然涨红,摸着鼻子匆匆跑出浴室。

为什么没穿衣服啊刚才!

嘉德罗斯坐在沙发上,脸还是有些红。金已经穿好衣服走出来了。嘉德罗斯的衣服穿在金身上,倒也不差多少。

看着金如常的表情,嘉德罗斯反倒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刚打算开口问他怎么在这,就看见金的身体开始有些透明消失,嘉德罗斯忙伸手试图抓住金的手,他还是消失了。最后迷茫的脸。

“……渣渣?”

……

帕洛斯觉得身上多了点啥然后他喘不过气。

他警惕的扣住那人的脖子。

“哎呀呀,是谁呢?”

帕洛斯带有笑腔的声音在金耳边,金感受到了脖子上的危险,不敢动,只好道,“我,金。”帕洛斯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打开了床头的台灯。

湛蓝的眸子眨巴眨巴地看着自己,帕洛斯觉得十分治愈。

“你怎么在这?”帕洛斯看着从自己腿上爬下去,坐在一旁的金,还有金身上,嘉德罗斯的衣服。帕洛斯挑挑眉。

金挠挠头,“我不知道啊……突然……就这样了……”

帕洛斯,“你是指你突然就出现在这里?”

金,“对啊,不然呢?”

帕洛斯,“那你解释一下你的衣服。”

金,“我刚刚也是突然出现在嘉德罗斯那,然后就借地方洗了澡……”

金看着帕洛斯无害的笑容,渐渐意识到自己被他带过去了,撇撇嘴。帕洛斯揉了揉金的头。

“……帕洛斯,你是不是又把佩利骗出去了……”

卡米尔的声音自门外响起,然后下一秒,门被打开。卡米尔到处找不到佩利,又有东西要佩利帮忙去买,于是想起了佩利是不是被帕洛斯又骗到哪个荒山野岭去了。

“金……?你怎么进来的?”

卡米尔看到帕洛斯床上的金,愣了一下,然后问道。金撅噘嘴,“这个要解释好麻烦……”卡米尔叹气,“那好吧,”然后看到金被蹭起的裤脚下的皮肤,伤痕累累,皱眉。

“你受伤了?”

金看着自己小腿上的伤,苦着脸,刚才在嘉德罗斯哪里根本就没有治疗到,现在蹭一蹭,感觉全身都在痛。帕洛斯见金苦着脸,下床蹲在金面前。

“要背还是要抱啊?”

帕洛斯笑得像是在骗小孩的大人,金扁扁嘴,“背。”帕洛斯也耸耸肩,一边内心感叹抱不到了,一边转过身,“上来吧。”

卡米尔见帕洛斯背着金走向客厅,转身去拿医疗盒。

“帕洛斯!好啊!你又骗我去……恩?血?”

还未进门就听见佩利大声的骂着帕洛斯,佩利踹开门,还未说完,动动鼻子,闻到一股子血腥味,虽然很淡很淡,还没沐浴露的香气盖着,但这不妨碍佩利闻到血腥味。

走进客厅就看见一个金发少年坐在沙发上。

“虫子?”

佩利惊讶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金,他这种人的脑袋怕是觉得金这种鶸是不会出现在他们这一堆强者之中的。

金嫌弃地看着佩利。

佩利可能刚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回来吧,浑身又脏又臭……

_tbc

唔,这个拖了蛮久了……还以为可以一发完……不过小天使们要吃冷cp的话……啊还是慢慢写吧……

多谢小天使的梗哦ww

还有就是一个通知吧……风纪那篇弃了……嘛,一百多,不足一百的热度……一直拖更……小天使们应该也没什么兴趣了……所以就弃了吧

评论(25)
热度(338)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