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取名吴邪,希望他干干净净。”
本命张起灵,这里麒叁,麒叁不念麟参
佛系更文,出现随缘
盗笔全职伍六七凹凸狐妖兄坑一人脆皮鸭
基本all主角

【嘉金】天哪!年级第一居然和……

※学霸嘉x不良金
※白fafa大可爱点文,太烂了不艾特了👌

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是什么感觉。

金目前正在诠释。

好吧其实主要还是因为假期太浪了,导致昨晚抄作业抄到了五点……该说嘉德罗斯的答案太完整还是说作业太多呢……

金打了一个哈欠,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八点三十三。

保安大爷每天九点会到学校里边巡一巡,这个时候翻墙进去的话,只要运气够好,不会被发现的。金想着,晃晃悠悠地又跑到上学路上会经过的小摊子上买个油条豆浆。反正他也迟到那么多次了,不缺这一次。

就是嘉德罗斯那里有点难开脱了……

金叹了口气,狠狠咬了一口油条。

……

学校围墙有一处因为装修时偷工减料,有点残破了,一道道裂痕躺在上边,非常适合攀爬,但也有掉下去划伤的可能。墙里面还有一棵大树,翻进去刚好可以在树上躲一整子,就算是保安老大爷来了也可以躲过去。

恩?金怎么知道?

家常便饭了,不提也罢。

金双手攀在墙上,脚下轻蹬几下,手一撑一跃,跳到树干上,踉跄了几下,抱住了树干。他低头四处看了看。

很好!大爷不在!

想着,金就往下一跃。

然后。

“渣渣,你迟到了。”

下方站了一个金色头发的少年,金已经跳了,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要掉到地上,好在树不高,不会摔得太惨。

金胡思乱想着。

然后感觉自己被接住了,往前倾,睁开眼已经坐在嘉德罗斯腰上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金双手平举在脑旁,投降状。

嘉德罗斯挑眉。

……不对啊!嘉德罗斯打不过自己,为什么要怕他啊!

金突然想通了这一点,坏笑几下,撑着地面就打算站起身嘲讽嘉德罗斯几句,突然被嘉德罗斯扣住手腕一拉,自己就倒在他胸口上了。

“不怕我举报你啊,举报会加学分的。”

金满不在乎道,“怂什么,我打架旷课扣的学分还少啦?吓唬人的东西……嘶……你咬我干嘛!”

嘉德罗斯侧头用力咬了一口金的锁骨。

“再扣下去你会被勒令退学的。”

“那不上呗……”

金还打算说下去,被嘉德罗斯盯着瘆得慌,于是又闭嘴了。

好嘛……就算打得过他,也很怕他诶……

金苦闷的想。

嘉德罗斯微微仰起头,看着因为坐在自己身上所以比自己高了一截的金,点点自己的嘴唇。

金顿时脸红,紧张地左右看看。

嘉德罗斯皱眉,金立马怂得一口吧唧在嘉德罗斯嘴上,嘉德罗斯满意的点点头。

……

“……又去打架?我不是说了不准的吗?!”

嘉德罗斯皱眉看着眼前衣服上全是灰的金,膝盖上还可怜兮兮地流着血。金哼唧几声,噘着嘴扭过头,不打算理嘉德罗斯。

走廊里挤满了看好戏的学生,甚至有个别几个女生以一种暧昧的眼神盯着他的金,嘉德罗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金的伤就很烦躁,他很想直接一把拉过金就去医务室,但是他膝盖受伤了,显然是不行的。加之周围的眼神却是让他不好受。

“诶诶……看,年级第一诶……”

“那不是那个翻墙翻到墙都被他扣烂一点,经常跑出去和别人打架的那个劣等生吗?年级第一怎么和这种人在一起啊……”

“肯定是那个劣等生跑过来挑衅呗!”

周围已经有学生嫌作业少,或是没被年级第一针对过不知道厉害的开始窃窃私语了,嘉德罗斯一言不发,走过去拉起金的袖子,看到手臂上的擦伤,轻轻吹了吹,问了一句疼不疼。

金的手上带着一个白色的手表,没有过多的装饰。

嘉德罗斯也抬起手,看了一眼自己的表。

恩,是黑色的……啊不是,“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走吧,去医务室。”

说完,金正准备转身走,就突然凌空了。

“………………………………………………???”

金诧异地看着公主抱自己的嘉德罗斯。

倒不是害羞。

而是觉得,

你这样我凶神恶煞的形象岂不全毁了!!!

拜托你醒醒。

金不停向嘉德罗斯发送怨念。

……

然后那天之后,有人说年级第一和那个不良学生关系密切,也有人说年纪第一看上那小子了,要追。

更有人说,他们已经是情侣关系了。

END

评论(15)
热度(311)
©夜雨声烦死张起灵 | Powered by LOFTER